首頁|滾動|國內|國際|運營|制造|監管|原創|業務|技術|報告|測試|博客|特約記者
手機|互聯網|IT|5G|光通信|LTE|云計算|芯片|電源|虛擬運營商|移動互聯網|會展
首頁 >> 業務 >> 正文

疫情下的云音樂課:老師網絡授課 但線上陪練并非全部

2020年2月25日 08:16  第一財經  

疫情下的云音樂課 撬動在線教育千億市場

作者: 吳丹

【來自投資機構的報告數據顯示,截至2022年,中國音樂教育市場預計會達到4000多億元規模,在線陪練市場大約占1000億元,鋼琴在線陪練機構也將快速發展到幾十家。】

快一個月沒出門,鄭林擔心孩子的鋼琴學習中斷太長時間,“都不知道接下去該怎么練琴了。”

平時,她每周六下午開車40多分鐘帶7歲的兒子去位于上海閔行區的老師家學琴。但現在,疫情什么時候結束還不知道,一直不出門不上課,難免陷入焦慮。還好,在她和其他幾位家長的要求下,鋼琴老師終于開了視頻課程。

幾個學生家庭都購置了廣角攝像頭,安裝在鋼琴一角,老師打開微信視頻,進行實時聆聽、講解和指點。一家接一家,宅家線上課就這樣開始了。孩子上課的45分鐘里,鄭林終于能松口氣,“孩子能消停一會兒,我們也不用冒險開那么遠的車去上課,很方便。”

自從孩子5歲開始學琴,她就走上了一條漫長而糾結的琴童家長之路。原本和睦愉快的母子關系,經常因為練琴而劍拔弩張,她早就聽說過線上鋼琴陪練,但還沒嘗試過。第一次線上授課,她就體會到了便利,甚至開始設想,以后孩子的課程,應該結合線上陪練和一對一教學,學費也會相對低一些。

事實上,互聯網+音樂教育的模式,早已成為投資熱潮。在線音樂教育的頭部平臺“VIP陪練”于2018年11月就已完成1.5億美元的C輪融資。來自投資機構的報告數據顯示,截至2022年,中國音樂教育市場預計會達到4000多億元規模,在線陪練市場大約占1000億元,鋼琴在線陪練機構也將快速發展到幾十家。

“VIP陪練”的早期投資人沈彥樹是互聯網音樂教育這條賽道的開創者之一,他發現,受這次疫情影響,很多原本在線下教鋼琴為生的業余老師,都開始了網絡授課,原本的會議系統zoom、釘釘等各種軟件,都派上了用場,“各個陪練廠商,也一定程度地開放自己的系統給主課老師使用。畢竟老師如果不上課,就沒了收入。”

在音樂行業浸淫多年,沈彥樹認為,線上音樂教育不但能打破距離限制、降低時間成本、節省花銷,還可以聚集起優質師資,且課程內容公開透明。因而,在線音樂教育越來越呈現出“剛需”趨勢。

線上授課利與弊

“便捷約課,隨時了解孩子練琴表現”、“一對一在線鋼琴陪練,嚴選師資”,在研究多家在線陪練機構時,鄭林發現,這些廣告詞都切中了自己痛點。

當初讓孩子學琴,她想得很簡單,國外精英通常都會玩一兩件樂器,現在中國社會競爭那么激烈,綜合素質更重要,“感覺孩子不學一門樂器就是父母的失職。”

但真正學起來,挑戰又頗大。兩年時間里,她先要自己學習識譜,消化老師課上的內容,再每天監督孩子練琴。隨著新鮮感過去,練琴變得乏味,孩子越是懈怠抵觸,她就越著急,心力交瘁。孩子進了小學,她想,自己時間和能力有限,要長期堅持學琴,或許只能靠線上陪練。

畢業于上海音樂學院鋼琴系的李老師,從事幼兒鋼琴教育已十多年,在這次疫情期間始終在猶豫,是否要進行視頻課程。從她的角度來看,鋼琴教育就是一門傳統的精細手藝活,講究的是面對面的口傳心授,無論手型、觸鍵方式、發力的方式,都需要手把手教,“視頻上課,音色還原度不高,只能簡單糾正孩子的節奏和指法。如果遇到網絡不行,畫面停頓,都沒法判斷學生的指法是不是到位。”

她身邊的鋼琴老師們在試過微信授課之后,有些很適應,有些則認為微信視頻收到的音質太糊,聽不出泛音。遇到視頻卡頓和延遲,不得不一次次重復彈奏,效率變低。她認為,視頻上課僅是特殊時期的解決辦法,等疫情過去,老師們仍然會堅持線下授課。

“線上陪練只是一個輔助性的工具,它當然不是音樂學習中的全部。”沈彥樹認為,鋼琴教育必須是面對面、一對一的教學,當學到一定程度,就可以依靠線上陪練來解決一部分問題。

千億級市場空間下的探索

今年3月,沈彥樹作為創始人開發的線上音樂教育新產品Vip Sing即將上線。這款為4歲至14歲少兒打造的產品,填補了互聯網聲樂教育領域的市場空白。

有數據顯示,歐美有40%的琴童接受線上陪練。但中國千萬數量的琴童中,只有4%比例接受線上陪練。顯然,相對于龐大的琴童群體,線上音樂教育仍擁有很大的市場。

“歐美40%的琴童里,大部分是經過前期篩選后開始走比較專業化的訓練,他們的陪練也是類似于老師的助教。”沈彥樹認為,對中國家庭來說,少兒聲樂是學習門檻最低、受眾面最廣的藝術教育,在鋼琴陪練逐漸被市場接受、受資本青睞的當下,一款在線聲樂教育產品,也容易被家庭所接受。

艾瑞咨詢研究院數據顯示,2019年中國K12(小學至高中)及學前教育階段人數約2億,2020年中國K12及學前綜合在線化率約為15%,在線用戶數量約3000萬人。這其中,16.4%的用戶選擇聲樂教育課程,16.1%選擇器樂課程。預計到2022年,中國K12及學前在線教育的市場規模達2000億元。

無論器樂還是聲樂學習,沈彥樹認為,中國頂尖的師資力量都是稀缺的,一對一的音樂教育畢竟有限。在線音樂教育平臺的崛起,不但緩解了信息的不對稱,也讓教育資源重新分配,二三線城市的孩子都能選擇京滬的優質師資。

縱觀2018年中國K12在線教育行業,依然會發現一些問題。比如優秀師資力量無法快速復制、流動性太高,本土化的優質在線內容也稀缺。另外,老師線上教學,對學生的進度和行為掌控力變弱,交互的方式和深度還是有局限。

“我們做的Vip Sing,不是簡單的聲樂教育,而是創造了一個課程體系,是一個綜合聲樂教育。”沈彥樹說,他們以真人線上互動教學、動畫課程的方式,把聲樂學習變得豐富有趣,兼顧專業性與情景化、游戲化。他相信,未來幾年,線上音樂教育仍會有大幅增長,“尤其未來5G時代到來,線上音樂教育將迎來另一種局面。”

編 輯:值班記者
免責聲明:刊載本文目的在于傳播更多行業信息,不代表本站對讀者構成任何其它建議,請讀者僅作參考,更不能作為投資使用依據,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相關新聞              
 
人物
王曉初:踐行初心使命,為最美的你加油!
精彩專題
MWC19 上海 - 智聯萬物
2019年世界電信和信息社會日大會
中國電信5G創新合作大會
2019年世界移動大會
CCTIME推薦
關于我們 | 廣告報價 | 聯系我們 | 隱私聲明 | 本站地圖
CCTIME飛象網 CopyRight © 2007-2017 By CCTIME.COM
京ICP備08004280號  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80234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0771號
公司名稱: 北京飛象互動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未經書面許可,禁止轉載、摘編、復制、鏡像
阿拉维斯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