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滾動|國內|國際|運營|制造|監管|原創|業務|技術|報告|測試|博客|特約記者
手機|互聯網|IT|5G|光通信|LTE|云計算|芯片|電源|虛擬運營商|移動互聯網|會展
首頁 >> 業界名博 >> 正文

股價連漲不休:蘋果還能再漲50%嗎?

2020年1月13日 16:42  熱點微評  作 者:王新喜

都說2019年是過去十年中最艱難的一年,但是2019年卻是蘋果近10年來表現最好的一年,2019年蘋果股價一直在不斷上漲,年漲幅超過100%,股價漲了超過5300億美金,足足漲了一個阿里。目前蘋果總市值達到了1.36萬億美金。

從最近蘋果的股價走勢來看,蘋果的漲勢還沒有停止,甚至前華爾街科技分析吉恩·蒙斯特(Gene Munster)認為蘋果還能再漲50%。

過去多年,蘋果的股價一直處于價值洼地

要看蘋果的股價漲幅,首先要從市盈率來看。其實蘋果股價這年來的瘋狂上漲,內在原因是在過去多年被低估,從2016年,蘋果股價其實就已經形成了價值洼地,2019年處于價值釋放階段。

從投資角度來看,一個企業的內在價值由盈利與未來成長機會兩方面構成,而這在市盈率上會有所表現。市盈率=股價/每股收益,也就是說投資這個股票大概能多少年收回成本。

理論上,股票的市盈率愈低,表示該股票的投資風險越小。市盈率過高說明其營收增長超過了預期,并且投資者看好其未來增長前景。

許多傳統科技企業通常市盈率極高,他們高昂的股價靠未來成長率支持,這可以看作是市場對于公司發展前景的樂觀程度。如果一家公司的市盈率很高,就意味著后續需要持續的盈利增長以支撐其高市盈率。

蘋果股價在過去多年是在16倍以下徘徊,2016年處于近5年的歷史最低位。在2016年,同時期的谷歌市盈率是30倍,facebook與微軟分別是60倍與27倍,而蘋果的市盈率僅為12倍。

蘋果在過去5年,市盈率平均值也處于約16倍。作為FAANG陣營成員之一的蘋果,在過去5年的盈利表現都遠超陣營其他成員,但市盈率卻始終遠低于其他成員。

市盈率過低,一方面說明資本市場看衰其未來成長性前景,但一方面也有可能意味著股價被低估。蘋果與谷歌facebook相比,蘋果在過去多年市盈率低的過于明顯了,其股價存在遠低于其內在價值的可能性。

據FactSet數據顯示,蘋果2019年年初的市盈率略高于13,低于其五年平均值約16,目前已達到24.5。此外,該公司的遠期市盈率略低于22點,也達到歷史最高水平。

盡管如此,蘋果當前的市盈率相比硅谷其他大型科技巨頭而言,(微軟、谷歌和Facebook的市盈率均在29倍至35倍之間,亞馬遜今年的市盈率高于80),蘋果的市盈率排名最低,依然不算高。

因此,分析師認為蘋果股價還能再漲50%的理由就是把蘋果的市盈率拉到與微軟、谷歌和Facebook等公司同一高度,即蘋果的市盈率如果定為31倍,那么蘋果的股價就會達到465美元,也就是說,蘋果還有50%的漲幅。

資本市場看到了蘋果打造新爆款的潛質

今年來,資本市場其實也看到蘋果打造新爆款的潛質,蘋果股價今年蹭蹭蹭上漲,其實是有兩個關鍵產品線拉動,一個是iPhone11系列,一個是AirPods。前者是通過降價印證了iPhone只要回歸到合理的價值,其產品的人氣值、品牌價值與高端市場地位依然無人可以撼動。

AirPods的銷量或許是出乎許多人意料之外的,早在2017年AirPods初代推出市場之時,蘋果賣出了大約1500萬對,但盡管如此,這在當時已經給蘋果帶來了22.5億美元的營收。而在2019年,分析師預估蘋果公司售出了6000萬對AirPods。AirPods成了蘋果除iPhone之外,近年來最成功的產品。

AirPods在2019年的收入高達120億美元。根據業內的統計數據報告顯示,AirPods的營收已經超過了英偉達、AMD等世界頂級科技公司,相當于Spotify、Twitter、Snap和Shopify的總和。

為何要說AirPods對推動蘋果的市值居功至偉呢?

因為在過去,蘋果市盈率偏低,資本市場認為庫克帶領下的蘋果創新乏力,蘋果在iPhone之外,缺乏新的爆款,在營收層面高度依賴iPhone。因此,資本市場更多將蘋果定性為一家偏硬件而且高度依賴iPhone的公司。

但是蘋果在軟件服務層面的營收不斷增長又讓資本市場看到了蘋果在軟件服務營收方面的潛力,并且在2019年不斷發力內容服務生態,資本市場因此開始逐步上調其股價預期。

但蘋果在硬件層面也打破了資本市場的預期,它證明了蘋果是可以在iPhone之外拿出新的爆款,來拉動營收增長的。它相當于向資本市場的宣告,即便蘋果是一家硬件公司,依然可以不斷豐富產品線,通過新的爆款拉動營收來緩解手機市場瓶頸到來時的營收下滑陣痛。

但其實蘋果給資本市場證明的不是它未來在AirPods上的營收增長還將達到什么樣的高度,蘋果證明了它可以在第一條曲線iPhone的增長到達巔峰之前,通過新的硬件產品布局找到第二曲線增長的能力。

因為在AirPods之外,蘋果依然還有能力在其他領域拿出新的產品,打造新的爆款,比如說,5G時代,蘋果一個可能性是推出AR眼鏡等產品。從蘋果過去多年對AR眼鏡的投入程度與重視程度來看,它具備成為未來新一代的爆款的可能性。

回到AirPods,如果說類比到手機市場的增量,AirPods目前才售出了1億多對,而從2019年的數據來看,iPhone的全球整體安裝基數已達到了9億。如果AirPods未來的銷量能達到一半iPhone的基數,就能達到4.5億,這意味著AirPods未來的營收增長潛力依然巨大。

股價上漲背后,印度市場或迎來轉機

另一個值得關注的變化是印度市場。過去蘋果在印度市場的市場份額基本可以忽略不計,但蘋果去年在印度針對iPhone、Mac和其他可穿戴產品的降價,收獲了一定成效,數據顯示在去年的第三季度,蘋果拿下了印度高端手機市場51.3%的份額。

蘋果在印度市場會不會迎來轉機?

因為印度宣布了監管政策的變化,印度政府去年宣布要放開外國直接投資(FDI)標準,試圖吸引進入印度市場的跨國公司的資金。這對蘋果來說是一大市場利好,因為過去外資公司需要在印度采購至少30%的產品,以便獲準開設自己的商店。

對于包括蘋果在內的許多公司而言,該規則一直是鉗制它們在印度市場發展的重大痛點。如果放寬該FDI標準,意味著包括蘋果在內的眾多公司在印度可以規避一定比例的進口關稅。

印度監管政策變化一方面可能會鼓勵蘋果公司在該國開設門店,另一方面可能會降低蘋果在印度的運營成本,蘋果在印度市場有更多動力通過降價來換取市場份額。

在資本市場看來,蘋果推出的低價設備也將有助于蘋果在印度市場的運營。蘋果如果能打開印度市場的口子,對蘋果的銷量拉動作用非同小可,畢竟印度的中高端智能手機增長空間依然可期。

此外是蘋果的Apple TV+在印度上線后,也是打性價比的牌,月費用為99盧比,約合10元RMB(1.4美元),同樣引發印度市場的訂閱熱潮,蘋果的服務業務在印度市場也存在較大的上漲空間。這些都能支撐蘋果的股價預期。

上漲50%或許過于樂觀了

當然,分析師預測蘋果股價還將持續飆漲,漲幅還將超過50%,這與當下的iPhone的銷量表現與5G時代資本市場對蘋果新品寄予了巨大的預期也密不可分。

瑞信分析師馬修·卡布拉爾表示,他的調查顯示,在2019年12月,iPhone在中國的出貨量同比增長了18.7%,遠遠超過了同期該地區智能手機市場13.7%的降幅。

蘋果的漲幅是否還將超過50%?筆者認為這要看蘋果2020年5G版iPhone的表現。眾所周知2020年是蘋果的5G驅動周期與大年,在配備5G之外,早前的爆料消息稱蘋果在外觀上有大改,甚至長期以來被吐槽的劉海也要被去掉。

對于蘋果來說,iPhone的重要性并不僅僅在于它是營收的核心來源,更是支撐起品牌溢價的支柱,是主力艦,就好比通信業務之于華為,社交業務之于騰訊,電商業務之于阿里,這類業務事關根基,根基性業務必然是支撐市值的核心,它是蘋果公司的品牌溢價的地基、是已經連接眾多產業的龐大的生態系統,它并不是一款新的爆款產品可以替代的。

2020年是關鍵的一年,資本市場推高蘋果的股價,自然對iPhone的5G版市場表現存在巨大銷量預期。根據調研機構Counterpoint預測,2020年,中國市場5G手機產品預計將突破100款,5G手機在中國市場的出貨量將突破1.5億臺。以常理推算,5G的到來無疑將使得iPhone的銷量有新一輪的飛躍。

不過5G元年存在諸多不確定性。高通處于5G外掛基帶階段,國內5G主要是Sub6頻段,而美國由于沒有Sub 6G頻譜,選擇了毫米波。高通自然優先配合美國,重心鎖定在高頻毫米波領域,這也導致5G基帶難以走集成路線。

蘋果與高通和解之后,可以依賴高通的基帶芯片,但對應到中國市場,高通基帶或許已經喪失了過往的優勢,因為外掛芯片體驗不如集成芯片,對用戶的使用體驗有一定的影響。

在國內市場,在華為5G集成芯片之外,聯發科也已經推出了5G集成芯片——天璣1000拿出了5G雙模、雙載波聚合、5G+5G雙卡雙待的5G芯片,市場競爭力相對過去4G時代也上漲了一個臺階。而告別英特之后,有高通加持蘋果的5G版iPhone能否具備足夠的產品性能、網絡表現與價格競爭力依然要打上一個問號。

我們需要看到,iPhone2019年的表現背后,是蘋果通過持續降價來穩定iPhone的銷量,而5G版iPhone由于無論在芯片還是材質以及各種元器件成本大漲,5G版iPhone很難維持iPhone11的定價,或將再次失去性價比優勢。

此外是當前iPhone11系列大賣已經消化了太多的存量用戶,某種程度上是提前透支并搶奪了5G版iPhone的換機用戶。這對蘋果而言或許并不是一個好消息。

簡而言之,蘋果的市盈率不能簡單類比谷歌Facebook亞馬遜等科技公司,后者是成長型企業,這些科技巨頭的互聯網服務業務模式與B端企業級營收模式一旦成型,具備一定的穩定增長性預期表現,波動性較小。而蘋果的硬件銷量漲跌有其周期性,波動性較大,而硬件銷量的波動性與其股價漲跌息息相關。

福布斯日前一篇文章的觀點認為:判斷蘋果股價能否實現合理增長的一個方法是計算其PEG比率,即市盈率除以長期收益增長率。如果一家公司的PEG在1.0或以下,它就為投資者提供了一個以合理價格買入成長型股票的機會。按照這種邏輯,蘋果股票的價值被高估了,因為它的PEG達到了2.5。

不過PEG估值計算它的核心是預測企業未來三五年的盈利增長率,但放到蘋果身上,可能還需要考慮其賬面上的凈現金和產生大量自由現金流的能力以及打造新爆款的能力。

在新爆款的盈利增長率上,如前所述,在AirPods之外,據外媒The Information報道,蘋果預計在2022年推出第一款頭戴式設備,2023年推出體積更小、可長時間配戴的AR智能眼鏡。

因此,總體而言,蘋果當前的股價對應到當下蘋果的市場表現,可能依然是處于合理稍有偏高的市場價位,但蘋果的未來依然面臨諸多不確定性,如果說它還將增長50%,甚至預測它明年就將實現該股價漲幅,可能是過于樂觀了。

編 輯:章芳
免責聲明:刊載本文目的在于傳播更多行業信息,不代表本站對讀者構成任何其它建議,請讀者僅作參考,更不能作為投資使用依據,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相關新聞              
 
人物
亨通崔根良:搶占行業發展制高點,成為行業領跑者
精彩專題
MWC19 上海 - 智聯萬物
2019年世界電信和信息社會日大會
中國電信5G創新合作大會
2019年世界移動大會
CCTIME推薦
關于我們 | 廣告報價 | 聯系我們 | 隱私聲明 | 本站地圖
CCTIME飛象網 CopyRight © 2007-2017 By CCTIME.COM
京ICP備08004280號  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80234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0771號
公司名稱: 北京飛象互動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未經書面許可,禁止轉載、摘編、復制、鏡像
阿拉维斯队